• 公众号
  • 商务合作

社会契约论 卢梭 读后感 书摘

来源:好心情美文网
关注
来源:
  ​​1.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2.孩子也只有在需要父亲养育的时候,オ依附于父亲。这种需要一旦停止,自然的联系也就解体。孩子解除了他们对于父亲应有的服从,父亲解除了他们对于孩子应有的照顾以后,双方就都同等地恢复了独立状态。如果他们继续结合在起,那就不再是自然的,而是志愿的了;这时,家庭本身就只能靠约定来维系。

  3.强力造出了最初的奴隶,他们的怯懦则使他们永远当奴隶。

  4.要寻找出一种结合的形式,使它能以全部共同的力量来卫护和保障每个结合者的人身和财富,并且由于这一结合而使每一个与全体相联合的个人又只不过是在服从自己本人,并且仍然像以往一样地自由。这就是社会契约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

  5.唯有道德的自由才使人类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因为仅只有暗欲的冲动便是奴隶状态,而唯有服人人们自己为自己所规定的法律,才是自由。
  6.基本公约并没有摧毀自然的平等,反而是以道德的与法律的平等来代替自然所造成的人与人之间的身体上的不平等;从而,人们尽可以在力量上和才智上不平等,但是由于约定并且根据权利,他们却是人人平等的。

  7.把我们和社会体联结在一起的约定之所以成为义务,就只因为它们是相互的;并且它们的性质是这样的,即在履行这些约定时,人们不可能只是为别人效劳而不是同时也在为自己效劳。

  8.社会条约以保全缔约者为目的。谁要达到目的也就要拥有手段,而手段则是和某些冒险、甚至于是和某些牺牲分不开的。谁要依靠别人来保全自己的生命,在必要时就应当也为别人献出自己的生命。而且公民也不应当自己判断法律所要求他去冒的是哪种危险。

  9.事物之所以美好并符合于秩序,乃是由于事物的本性所使然而与人类的约定无关。

  10.立法工作之所以艰难,倒不在于那些必须建立的东西,反而更在于那些必须破坏的东西;而其成功之所以如此罕见,就正在于不可能发现自然的单纯性与社会的种种需要相结合在一起。

  11.如果立法者在目标上犯了错误,他所采取的原则不同于由事物的本性所产生的原则,以至于ー个趋向于奴役而另一个则趋向于自由,一个趋向于财富而另一个则趋向于人口,一个趋向于和平而另一个则趋向于征服;那未,我们便可以看到法律会不知不觉地削弱,体制便会改变,而国家便会不断地动荡,终于不是毁灭便是变质;于是不可战胜的自然便又恢复了它的统治。

  12.当我朝着一个目标前进时,首先必须是我想要走到那里去;其次必须是我的脚步能带动我到那里去。一个瘫痪的人想要跑,一个矫捷的人不想跑,这两个人都将停止在原地上。政治体也有同样的动力,我们在这里同样地可以区别力量与意志;后者叫作立法权力,前者叫作行政权力。没有这两者的结合,便不会或者不应该做出任何事情来。

  13.总之,最好的而又最自然的秩序,便是让最明智的人来治理群众,只要能确定他们治理群众真是为了群众的利益而不是为了自身的利益。

  14.精神事物方面的可能性的界限,并不像我们所想像的那么狭隘。正是我们的弱点、我们的罪过、我们的偏见,把它们给東缚住了。卑鄙的灵魂是绝不会信任伟大的人物的;下贱的奴隶们则带着讥讽的神情在嘲笑着自由。
  15.使人口平均分布在领土上,使同样的权利普及于各个地方,使到处都享有富足与生命;唯有这样,国家才能成为既是尽可能最强而有力的,而同时又是尽可能治理得最好的国家。请记住:城市的高墙厚壁都只是由乡村房屋的断井颓垣而构成的。每当我看见京城里兴建一座官殿,我就仿佛看到了这是把整个的国士沦为ー片废墟。

  16.人们拿出来自己的一部分收益,为的是可以更安逸地增加自己的收益。

  17.处理一般事物的方式就足以确切地标明道德风尚的实际情况以及政治体的健康状态。

  18.只要有若干人结合起来自认为是一个整体,他们就只能有一个意志,这个意志关系着共同的生存以及公共的幸福。这时,国家的全部精力是蓬勃而单纯的,它的准则是光辉而明晰的;这里绝没有各种错综复杂、互相矛盾的利益,公共福利到处都明白确切地表现出来,只要有理智就能看到它们。和平、团结、平等是政治上一切尔虞我诈的敌人。纯朴正直的人们正由于他们单纯,所以难于欺骗;诱惑和甜言蜜语对他们都用不上,他们甚至还不够精明得足以当傻瓜呢。

  19.即使最强者也决不会强得足以永远做主人,除非他把自己的强力转化为权利,把服从转化为义务。

  20.我们之所以感到自己的力量微弱,其原因,更多的是来自我们的贪心,而不是来自我们的天性。

  21.一旦法律丧失了力量,一切就都告绝望了;只要法律不再有力量,一切合法的东西也都不会再有力量。
  22.在人与人之间,挑起战争的原因不是相互之间的争吵,而是对财物的抢夺。仅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不能构成战争状态的,而只有财物的利害关系才会构成战争状态。

  23.人可以获得自由,但永远不可能恢复自由。

  24.社会秩序乃是为其他一切权利提供基础的一项神圣权利。

  25.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

评论

qq热线:1104759145 © 2012-2018 goodmood.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