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众号
  • 商务合作

《姑获鸟之夏》读后感——被妻子生出来的丈夫

来源:好心情美文网
关注
来源:
  一本“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的书。京极夏彦的文笔,很多人阅读不下去,我曾以为我是一个人,但真正阅读完毕,会有总“果然是日本作家”的感觉,那种无法避免的悲伤与微微的疼痛感,也可能是我自己的感觉,阅读日本文学,总要抱有“好的我要开始看了”以及“希望这次阅读不会导致我抑郁或发疯”的祈愿。但京极夏彦有些时候的口吻,却是超级毒舌又很有趣呀!虽然很多人都说开篇的长篇大论是卖弄博学,但是——看不懂就跳页啊!总有看得懂的人会一个字不落地读完的。爱上逻辑推理了。逻辑学对于我而言,一直是“裸考分数也不错”的学科,这本书或许夹杂在妖怪故事中,削弱了它的逻辑推理感,但一口气读完,有种猛地灌了一大瓶“逻辑水”,吞是吞下去了,刺痛感却一直噎在喉头。
  巴勃罗·聂鲁达《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中写道:“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书中扑朔迷离的感觉,围绕怪力乱神与精神病故事来来去去,或许简单看,一群精神病人的言语交谈,其实很多时候我个人认为,一些精神病人(在不伤害其他人的前提下)的思想,是非常有故事性和拥有无限魅力的,虽然说精神分裂导致病人及家人很痛苦,但谁又能说普通人的生活不存在痛苦呢?只不过面对的压力不同罢了。处境不同,确实很难设身处地去联想,不如一是过好自己的人生,二是力所能及服务他人,也不愧对上天的安排了。
  我所记忆的一些片段都足以吸引人眼球:1、谜题是丈夫密室失踪一年,妻子怀胎20个月,丈夫是死是活?2、身体虚弱的凉子幼时被性偏差行为者,一个大叔,用曼陀罗迷药诱奸。在接到本应给妹妹梗子的情书后,从此凉子分裂出第二人格“京子”。京子人格奔放、淫荡且危险,如同野兽。

  3、“蛙脸婴儿”:生下的孩子是无头儿,完全缺少头部的上半身,两颗眼珠子恰似青蛙一样。

  4、凉子的母亲用石头当着凉子的面,把凉子生的无头儿杀死,并把杀死的无头儿浸泡在福尔马林中,放在凉子的枕边。导致凉子诞生第三人格,“母亲”,母亲这个人格会被刚出生的孩子都拿石头敲死。

  5、梗子腹部裂开了,分不清是血还是羊水的液体飞溅到天花板上,巨大的胎儿倒在地上,是刚出生的梗子的丈夫。
  以下为摘录:虽然脸有点像猴子但这不成问题。寅吉与我哑口无言地呆立,不久就双双被赶出房间。理由是换衣服时被两个大男人盯着瞧还不如去死比较好。“侦探刚好有急事,现在正紧急处理中。这位是侦探的能干助手关先生,由他来负责了解事情经过。有什么问题请别客气,全部都可以跟这位关先生商量。”寅吉快速说完,端了杯茶给客人后在我身边坐下。被寅吉用榎木津爱称呼我的绰号郑重地这么一介绍,我不得已只好配合着说:“敝姓关。”“哈哈,结果牧朗登场,像老鹰一样叼走内藤快到口的炸豆皮。然后这次老鹰的目标又换成烤麻……”我踩了寅吉的脚要他收敛。蜡像们以他们自己才听得懂的语言交谈着。蜡像们又再度恢复成无机物。“大哥还真敢说呢。大嫂不在就连壶茶都不会泡的没用哥哥,对我这个特意前来帮忙煮晚饭的可爱妹妹说这种话不嫌过分吗?”“我什么时候拜托过你了,你以为谁会喜欢吃你煮的东西啊。何况茶我自己也会泡,昨天我就泡了一壶请那位文学大师喝过了。”“没错,昨天我确实喝到有如白开水亲戚的淡茶。”“而这次见到这家伙,到中途为止都相同。虽然乍看之下好像男的,其实我知道她是女的,所以跟你一样,相同的部分会割舍。”“有一句太多余了,哥哥。”“既然你那么有勇气,就先吃过这个男人婆做的恐怖料理再回去吧。”即便是不经意看到的风景,也非直接见到风景的原貌,而是我们的脑经取舍组合后拼命重组成的印象。眼球不是玻璃窗,我们并不直接把这世界的风景摄入,肯定会经过一番取舍选择。那些片段有如暗号般毫无意义的记忆,就算看了也没用吧?没经过脑的重组根本是空有宝山而已。我们的脑每时每刻都在奋力工作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取出各种记忆的样本,将现实重新组合起来,并生出意识。但是脑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工作,那就是把现在体验到的现实,即不断接受进来的新讯息分解,使之转化成物质性记忆。此外在与意识无关之处,也得担任统合联络身体各个部位的职责。例如促进肾上腺皮质活性化或提高心跳数等,一刻也不得休息。要它同时处理这么多事情是不是很过分?”“可是脑就只有一个,就算过分也不能叫它停下来吧。”“所以动物才需要睡眠啊。”为了整理每一天器官接收到的讯息与心之活动,需要一段时间让肉体与心双方的活动暂时停止以利作业,这就是睡眠。如果只是要让肉体休息而已的话,采取睡眠这种身体活动只停止一半的方式实在很不自然。睡眠期间内脏与肌肉的活动其实与醒着的时候无甚差异,这表示睡眠并非纯粹为了让身体休息,主要是让脑能有时间进行整理与编辑的工作。不过心在这段期间也并非完全停止机能,所以有时候在睡眠中也会发生意识。”“那就是梦——吗?”“就是梦。脑在白天有许多记忆没登上意识舞台,而在整理的途中也有可能拉出过去的记忆来。因此梦中常会出现没看过的状况毫无脉络,但同时却又很自然地登场。”没用的榎木津不断称赞她的细心,说什么小敦果然跟猴男不一样、小敦思虑周密、猴子毛发浓密等等毫无意义的话,顺便玩弄着架上的烧瓶。突然之间大声惊叫起来,害我差点吓破胆。榎木津顶着一张浮肿得像刚睡醒小孩的脸,无精打采地打了声招呼。他的打扮活像是个要去参加舞会的大正时代贵族。内藤见到两个天敌都到齐了,像是吓得更彻底似的缩了起来。两个怪人大剌剌地进来,坐在仿佛专为他们准备的两张椅子上。

  

评论

qq热线:1104759145 © 2012-2018 goodmood.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