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众号
  • 商务合作

《小丑》如何让一个人从受害者沦为恶魔,一个事先张扬的玩笑

来源:好心情美文网
关注
来源:
心心念念期待已久的《小丑》,终于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你们知道《小丑》上映疯狂到什么程度吗,在美国部分院线因为担心重演当初《黑暗骑士》的枪击事件,因此选择不放映这部电影。

在全球很多上映的国家和城市,上映《小丑》的时候加强了安保,甚至院线附近还增派了警察巡逻。

我所在的电影院,其中有一个人带着小丑面具去观影,就被检票员和保安反复问话,最后同意他带着面具进场,但不能戴在脸上。

所以你们知道《小丑》的邪恶魅力的深渊有多深了吗。



咱们先聊聊观感吧,放心观看还没到剧透。

我得承认这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电影,太压抑太黑暗太堕落,确定这只是N16的电影吗?!

不过我这里指的不喜欢,就像我不喜欢恐怖类型电影一样(因为害怕),但不代表我对这类型的电影有任何的偏见,相反,我非常认可《小丑》这部作品。

所以我也得承认不管从导演风格,摄影镜头语言,演员表演,剧本故事编织上,《小丑》都是一部艺术品,值得在影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

我喜欢影片所塑造的小丑角色,正如导演之前说过的,这是一部角色研究方向的电影,带有实验性,如今威尼斯电影节颁给《小丑》最佳影片,证明了影片小丑角色实验的成功,也证明了电影的品质。

不过,目前随着影片的公映,争议也越来越大,这种争议并不是单纯的审美隔离,因为大家都承认《小丑》影片本身的艺术质感,只是在价值观上,《小丑》给出了非常模糊的界定。

《小丑》最大的两个问题,是同时存在的直白和混乱。一半过于简化和浅薄,带着一种生怕观众看不懂的不信任;而另一半的内容,好像真正有话要说,却不能或不敢仔细展开。

角色:单一片面的受害者形象&缺乏解释的动机

《小丑》是一部严格封闭叙事的角色电影,所有或明或暗的灯光都照向Arthur Fleck,卑微的街头小丑,失败的喜剧演员,控制不住笑的精神病人。他经历了被街头混混和华尔街精英殴打,被同事陷害,被富人阶层无视,被政府抛弃,被自己最喜欢的喜剧主持人Murray嘲笑,最终选择了用暴力反击。在他的视线之外,他无心插柳的犯罪激发了整个城市针对富人和政府的暴乱,而小丑形象升华成为用暴力赢得存在感的精神符号。

Arthur Fleck的人设借鉴了马丁·斯科塞斯的《出租车司机》和《喜剧之王》,然而《小丑》在角色塑造方面和这两部作品是存在差距的。这种差距体现在创作者对角色的态度上,换句话说,马丁看待两部作品主角的方式,与这两个角色如何看待自己完全不同。观众能看到Travis是个偏执疯狂的社会边缘人,但Travis觉得自己是拯救女性消灭肮脏的英雄;Rupert觉得自己是所作所为正当无比的喜剧天才,银幕外的观众才会感受到不安和尴尬。正是这种角色与观众之间认知的差异,真正激发了同理心和更深层次的思考。

然而《小丑》看待Arthur Fleck的方式,与他看待自己的方式是一模一样的:悲惨的受害者。Arthur是无过错的,错的是这个世界,而只要简单地把社会放在对立面,Arthur所有的痛苦都有了粗暴的发泄方向。这种过于简化的自怜是危险的,《小丑》直爽地打开大门邀请观众走进来共情,共情成功的观众能毫无顾虑地投身于Arthur的世界观中,但剩下的人却无所适从,失去了应有的落脚点,像是喜剧节目台下没听懂笑话的观众。

Arthur这样的受害者,在影片前三分之二中所关心的一切事物都很私人。不同于漫画中的小丑作为一个混沌的无政府主义形象存在,Arthur这个人物是去政治化去理念化的。所以当他坐上脱口秀的嘉宾沙发,开始作为一个代表替自己身处的阶级发言和指责时,中间感觉缺失了重要的一环。一个小丑枪杀三个富家公子哥就激发了整座城市的暴乱,这件事本身就是仿佛只会发生在漫画语境下的暴力事件,而Arthur在镜头面前的强行升华更是感觉没有根基。在Arthur的一次次杀人和一场场舞蹈之间,观众充分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却无法接收到他的想法。

亚瑟从母亲的梳妆台翻出了一张母亲年轻时的照片,背后赠言署名TW——分明是托马斯韦恩姓名首字缩写,而赠言“最爱你的微笑”或许证明了什么,甚至影响了母亲对亚瑟的期望,连小名都起为快乐(happy),如果他们曾有这样的过集,为何在韦恩的口中将母亲描述得如此不堪?韦恩撒谎了,至少他为了免于撇清关系隐瞒了什么,而亚瑟刚刚亲手送走了母亲,然而他除了将照片攥成纸团,表现得异常平静,但敲门声重又刺激(提醒)他,所以他将剪刀藏在身上,不管门外是谁,必将成为韦恩的替死鬼,此刻他也已做好了准备,加冕为彻头彻尾的施暴者,佩戴他独有的喜剧王冠。

评论

qq热线:1104759145 © 2012-2018 goodmood.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