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众号
  • 商务合作

戊戌年冬月,初遇故都

来源:好心情美文网
关注
来源:

  列车从北京南站准点驶出,我在靠窗位置望着以340km/h后移的独属北方的深冬景致,开始记录这次京城跨年之旅。18年工作日的最后几个小时,我决定去赴和赵的跨年之约,飞机在首都机场降落,关闭飞行模式,阳光洒在脸上的时候,才知道错过了上海的又一场雪。


 

  阿锡说她站在我一出站就能看到的地方,发现最近一次可以相互拥抱的见面是在三年前的济南。还是那个笑起来眼睛会弯成月亮的姑娘,脸上看不见一点受过情伤的痕迹。

  乘坐机场大巴在西单下车,地铁出口右转是她工作的地方。主打青春时尚的商业街区,当然少不了吃逛,约饭街里一元一根的串串,让我不再怀疑攻略上说的100块就打卡各种网红小吃。

  好客的叔叔阿姨专门开车邀请我吃京城最地道的烤鸭,为我一个人点了一桌子菜,我只好以茶代酒回敬两位善良的长辈。原来阿锡长的像爸爸,小时候听大人们说女儿像爸爸好,虽然不知道原因,大抵是这样的家庭总是幸福的。

  第二天一早去天安门广场,为了和在政治课本里出镜率超高的毛爷爷合影留念,我还特地在出门前洗了头,洒上阿锡的Chanel。只是沿中轴线走还是迷失在偌大的故宫。

  与老何在神武门前会面,为了一杯故宫咖啡排队将近两小时,南锣鼓巷的手工口红和陶艺都不及烤猪蹄吸引我。相对于不夜城魔都,即使是跨年夜北京的街头算不上冷清却也非熙熙攘攘。

  信誓旦旦的说抵得了南方零下2℃的湿冷,北方零下12℃的干冷不在话下,其实就算是穿上了入冬以来最厚的衣服,也还是在帝都冬夜的冷风中瑟瑟发抖。

  就近原则跨年地点在后海和世贸天阶之间选择了前者,等待的时间没有什么比一瓶北冰洋和冒着泡泡的涮羊肉更配了。距离2019还剩20分钟的时候,看着桥上相拥的两个人,我决定不再当这个从上海追到北京的电灯泡。

一座楼
 

  告诉老何零点过后在原地见面,我沿着后海结冰的河岸拨通了高烧39度一个人躺在家里的赵的电话。聊天内容好像是她刚点了一份外卖,卖家留言说希望有温暖的饭菜陪伴,让她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不会感到孤单。

  后来说着说着两个人都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倒计时的时候和电话那头的赵一起倒数,河岸边、酒吧里瞬间沸腾,即使开着免提也没有听清新年的第一个祝福,我也跟着人群扯着嗓子大喊:“新年快乐,我们一定会暴富,一定会狠狠的幸福!”

  排队打车的三小时里,在路边的一家便利店打扑克消磨时间,终于在凌晨三点回到酒店,和衣而睡2小时后艰难的起床为了去天安门广场看新年的第一次升旗仪式。

  查好了日出时间,提前一个半小时到达,还是只能挤在人群的最外围。零下13℃的广场,所有的保暖措施都失去它们该有的功能。

  原以为只要一睹三军仪仗队的飒爽英姿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然而以现有的身高放眼望去除了旗杆的顶端就只剩下城楼上的大红灯笼。还好身边机智的重庆小姐姐让我体验了一下在现场看直播这种神奇的操作。

  当国歌奏响,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和平鸽在城楼上空盘旋,万人齐声高歌,至少是我过去二十几年的人生里第一次有种身临其境的骄傲,为我生在这个国度而自豪。

故宫
 

  回到酒店基本属于倒床秒睡的那种,退房还剩5分钟的时候到前台办理手续,与老何分开后我决定去看看病中的赵赵,没能一起跨年已经很遗憾了,至少在回去之前见上一面。

  地铁口见到包裹严实的赵,想起去年此时在另一座城市我也是这样满怀期待的等着她。回到住处,热心的室友“大哥”已经煮好了木瓜鸡汤。

  “大哥”是赵时常挂着嘴边的那种非常优秀的女生,挪威长大,首医毕业,雅思7.5,临床医学专业敲代码和弹吉他却很溜。

  “大哥”的健谈使我们很快熟识,毅然放弃了798,躺在床上闲聊,告诉她我一直以来对于北欧和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向往,等来的回答是,直至16岁回国她唯一的印象就是一个字“冷”。

  临别时我们拍了一张合影,赵说希望往后的每一天都有阳光洒在脸上,都有开心的事可以分享。

  我是那种超级爱笑的人,大多数时候的笑都是开心的,因为一直相信,就像穿过乌云到达平流层稳定飞行的飞机,总会在某个瞬间拨云见日,看见蓝天。

评论

qq热线:1104759145 © 2012-2018 goodmood.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