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情美文网
暖的文字,温润你的心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罗木乃

2015的 平安夜,我在成都平原,不再孤独,但是仍旧是孤独的。我依旧是一个紧张的写文字的病人,脑袋里想的东西很多,但是看起来仍旧是面目表情,精神颓废的样子,个人觉得21岁的年纪还是精神分裂的厉害,社会的病态,自身的病态不会因为一个洋节日而改变多少,一场集体的意淫罢了,或者是集体的被催眠,要是深究为什么过节日,这节日的历史渊源,文化背景很少有人懂。大概我永远是个 只会表达一时情绪的人,我不愿意在这个人人的内心都略有些涟漪的时候说些扫兴的话,思想永远是自己的,什么也改变不了。

但愿人长久

我的“朋友”们也大致没有什么改变,怎样的人还是怎样的人。很多想说的话,大概自己欠缺照实表达的勇气和技巧,因为自己很早就明白自己的天真和单纯是很难在这有心计心机的地方活的很好的,圣诞节也罢,平安夜也罢,该悲伤孤泣的人还是照旧,我没有描述情境的热烈,心情的复杂,夜晚的冷和那轮和故乡月一样又大又圆的月亮,异乡的夜晚,我独自行走在街头,生活的风霜让我暂时的忘记了少年的梦想,反正,我已经过了那个’祖国,你多么伟大“的年纪,当然,“学校,你多么美丽”也大概说不出来了,现在的我习惯了切身的体验,因为曾经深信不已的公共宣言大致是让人失望的带有水分的东西。我们没有才华,我们活的迷茫,说实话,我看不清明天自己去哪里,文学路让我很累,真正的文学更让我对母亲有种内疚感,自己知道,自己变得很好就是对家庭最好的回报,我还是幼稚,单纯,我还是善良,这害了我,无眠之夜已经习惯,别人的漠视也已经懂得,我的文字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大部分人还是会不以为然,因为这混乱的文字只是为自己内心而写的个人思路历程,我记得的很多东西忘了,不愿想起也知道大悲大喜之后面容和内心一样的平静无比。

谈到这世间的视频,也就是所谓的晚会,吐槽就不必了,很多时候,我知道我们不懂音乐艺术,那种空间和时间里的声音碰撞,我知道读书少的人生会丧失太多的情趣和思维乐趣,我也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爱上读书的资格和天赋,这上天赐给的礼物居然给了我这个穷小子。有个朋友对我说,不要在文章里隐射社会主义现实,不要揭露黑暗丑陋,总之匮乏的东西不要写,描写绝望的最终目的也要把人民引向希望,他说文章里不要在出现“贫困”这个词语了,这属于大家心照不宣,极其敏感的利益纠葛领域,要想发表出版就必须妥协阉割自己的思想,好好的写,不要再愤世嫉俗,没人喜欢怨妇一样的青年,哪怕你真的是个才子。

大概我们是一无所有的,只有年轻,年轻无处不在,却都是写愚昧无知的青春,很青春活力,是的,一颦一笑,低首晗眉,小伙子奔跑着,少女们嬉笑着,我这么一个复杂的人怎么会在这里,此刻我竟然觉得自己的存在的虚无,我该在北大哈佛和同学探讨民族的边缘化,种族歧视,研究资本主义市场的全球化对地方文化的冲击,我该在华尔街思考涨停板,我该懂得这个以发展为名义肆意扩张的时代背后是怎样的人心,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还是农村让城市更美好,都市都是钢筋水泥的奇怪建筑,人被物化的不是人类了,是的,我该搏击这个时代的,不是在夜晚脚哆嗦着看烟花晚会。

姑娘们都卖力的表演着,领导们都像把孙悟空被压在五台山下后一样高兴的欢欣鼓舞。是的,老子们团结的奋斗在教育线上,国家的复兴离不开教育的蓬勃,还是为了经济发展,此刻多少高三党为了重本大学仍旧在一遍遍的背教科书,刷题型。复杂中国,复杂人心,在这复杂世界上,别管下面的领导的脑子里是不是有些肮脏的想法,总之,姑娘们,年轻的姑娘们,我希望你们快乐,以前有个智者说,女人天生是弱势群体,就像少数民族一样都是边缘化的群体,这个世界是别人控制着的,这个社会是别人说了算的,别谈民主,矫情!我们的权利在什么人手里?很多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口无遮拦的时候已经犯了巨大的口误,是的,仅仅是口误,我应该高唱凯歌,我们的某某某某,那些很牛逼,很厉害,如此歌舞升平的享受,如此粉饰太平我是做不出来的,总之,祝福这个世界越来越好,希望自己想的少一点,这样可以开心点。

是什么改变了这个世界,是男人,是什么改变了男人,回答道:姑娘的笑。是的,姑娘的美好也就只有我们这些年轻的混小子可以体会了,明白了女人的性却不懂女人的美是可悲的。我们应该奋斗解决我们女人的衣食住行,让他们释放她们的本性,我要她们都健康自然的成长,是的,只有这样才有一首首动人悦耳的歌,才有美妙的舞蹈,才有文学艺术,我们建起现代化的城市,让女人现代化这是人类史上最好的发明,你明白,中国男人大都猥琐,而姑娘们是世间最美好的风景,在这冬日依然能够用微笑和怀抱温暖人心,大致我这个独身主义者也会为了这上帝赐的宝贝结婚,是的,我会结婚,但是我还是会等,等那个真命天女,等那个命里的良人,那个完全和我合二为一的姑娘,绝对的没有隔阂,互相理解,是的,灵魂伴侣,我们是精神恋爱,我上战场十年而她依然会在家等我,我明白等这样的人太难了,说实话现在没遇到,是的,曾经有个姑娘让我动心,但是现在我明白青春期的爱慕之情只是因为娟儿成绩很好,而我永远是第三或者第二,我在等着超越她,我想着自己的尊严罢了,怎么能让自己女朋友成绩比自己好。对了,后来我辍学弄文学去了,然后是艰苦的作家体验生活寻找写作素材人生阅历的四年,她早已高中毕业,她此刻也在成都平原,每个人都会在今夜想起某个他或她,我知道或许她和我一样在图书馆写作业或者她已经在另一个男孩怀里快乐,那很好,真的祝福她,真的希望她在此刻会快乐。我闭上眼感受空气里爱情的信号和因子,我知道,自己回不到青春年代里,回到那个可以从新开始一切的时候,那个十六岁第一次来成都平原的日子,那个花旗银行楼梯道下的少年。她在成都理工,她在遥远的湖北,她在外省,一个大漠风沙的地方。我很少写情书情诗歌之类,因为当下所有的小说和电影都在爱情的路线上大卖畅销,我是个喜欢在人们热闹的时候逃脱独自漫步孤独的人。我是个有很多空闲日子去想宇宙人生真理的人,我是个憧憬爱情却谨慎不已的人。

习惯了在病态的日子里无可奈何的写些廉价的没人理解没人会读完的文字,大概标题都不会点是常事,是的,看你的文有什么价值,你自己就是个混得很差劲的没价值的人啊,是的,这个功利主义至上的时代,我是一文不值的病文人,不管自己的双腿是否在这个浮躁乱动的时代里寒冷,也不管此刻眼神的模糊神经的疲倦,总之,写这么多应该很累吧,爱上文字的人都是悲伤的吧,爱上文艺青年的女孩也只能是文艺女青年吧,道不同不相恋爱。风景的描写和心理的比喻都是拙劣的,选择智慧的人只能与书为伴,只能与酒为伴,在这个恋爱的季节,不谈恋爱的人是可耻的,野草在生长,寒风在刮吹,天空中月亮都像是在和星星恋爱,可是人间啊总有我这般可耻的人,有的时候是因为有缘无分,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对的时间,对的地方,对的人,其中之一也不曾遇到。夜来临,睡觉是必然的,就像这样的日子里我还是独身面对北方,只是拥有理想而已,良辰美景奈何天,读读古诗三百首,一杯清茶,一支黄鹤楼,我面对自己的内心,面对这个宇宙,面对那一个个深夜梦中如花似玉的姑娘们。女孩,你要快乐!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谢谢啦,很有用!

    徐梓萱4年前 (2015-12-30)回复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